国人震怒!这个在大陆疯狂捞钱却支持台毒的的家伙被曝光了!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1-05 07:23:34

点我

来源:环球看热点

自从蔡蝇蚊上台以来,台毒政策弄得台湾天怒人怨,

尤其是最近大陆开通M503航线之后,蔡蝇蚊竟以大陆没有和台湾协商为由,悍然停掉两岸春节加班客机来报复大陆,弄得很多台商无法回家过年,受到了台商的一致谴责。

 

但是,却有这样一个在大陆赚钱赚的盆盈钵满的台商,

拿着在大陆赚的钱,为台毒蔡蝇蚊摇旗呐喊。


 今天,小编就带大家认识一下这个赚钱砸锅的家伙。


这两天,拒绝两岸春节包机弄得台商有家难回的蔡蝇蚊竟然舔着脸举办台商新春联谊会,蔡蝇蚊亲自出席,游说动员台商回台湾兴办企业,振兴萎靡不振的台湾经济。

 


因为春节期间停飞两岸包机,让台商怨气冲天,很多知名台商都没有给蔡蝇蚊面子,北京、上海、厦门等台商会长都没有参会,去参加的台商寥寥无几。

 

但却有一个台商,不但高调参加蔡蝇蚊的活动,还力挺蔡蝇蚊的两岸政策,为蔡蝇蚊摇旗呐喊。

 

这个台商就是台湾福贞金属制罐集团董事长、漳州台商协会名誉会长李荣富。

 

在高调参加蔡蝇蚊新春招待会的时候,

对蔡蝇蚊蛮横拒绝大陆加班机,造成台胞回家困难的政策,身为长期在大陆的台商李荣富对蔡的倒行逆施视而不见,却无条件的支持蔡蝇蚊,表示:“她(蔡蝇蚊)既然担任我们总统,只要她做的任何决策,我们一定要全......尽最大的努力去支持”。 

看到了吧,在大陆疯狂赚钱,却无条件支持蔡蝇蚊的台毒政策,为蔡蝇蚊保驾护航。


典型的吃着大陆的饭,赚着大陆的钱,却砸着大陆的锅。

 

下面,小编就带大家深挖一下这个台商会长:

 

说李荣富的名字可能很多网友不太熟悉。但如果说到王老吉凉茶、椰树牌椰汁、露露杏仁露等这些家喻户晓的饮料大家就不会陌生了,而这些所有的饮料灌装的金属罐都是福贞金属制罐制造的。

 

因为享受着大陆对台商的巨大优惠政策,长期以来,李荣富的福贞制罐在大陆做的风生水起,每年约可生产十二亿八千万个铁罐,一直占据这中国制罐企业的头把交椅的位置,是行业里大名鼎鼎的制罐大王,


太阳从那些秀丽的公园里收起了它最后一道霞光,月亮从天边升起,温柔的月光泼洒在公园里。一个人只有专注于一个目标,才能在这个目标上取得成功。型心大家对麦当劳都不陌生吧,可谁又了解它背后的故事呢!麦当劳在创业之初只是小店,当时有一个叫克罗克的年轻人和一个荷兰人从麦当劳兄弟手下买下了这个小店。克罗克是一个有点愚蠢的人,他只开麦当劳店,加工牛肉,养牛钱都由别人赚,而荷兰人却十分聪明,他不让任何人有赚钱的机会,麦当劳,牛肉加工厂,养牛场全在他一个人旗下。好多年后,人们在一个荷兰农场里找到那个荷兰人,他除了200头牛以外一无所有,而此时克罗克早已将麦当劳店开遍世界了,他使麦当劳成为了世界快餐第一品牌,而他自己也成为了美国最有影响力的企业家之一。这也许就是专注的力量吧!也只有专注的事情才不会给自己留下遗憾。们却看不到我。那个青年往四周看了看,说道:坐下吧,亲爱的,请你坐在我的身边。你说吧!笑吧!你的微笑,就是我们未来的象征。你高兴吧!整个时代都为我们欢呼。我的心对我说,对你那颗心的怀疑,对爱情的怀疑是一种罪过,亲爱的!不久,你将成为这银色月光照耀下的广阔世界中的一切财产的主人,成为一座可以和王宫媲美的宫殿的主人。我将驾驭我的骏马,带你周游天下名胜;我将驾驶我的汽车,陪你出入跳舞厅、娱乐场。微笑吧,亲爱的,就像我宝库中的黄金那样微笑吧!你看着我,要像我父亲的珠宝那样地看着我你听着,亲爱的!我要是不向你倾述衷情,我的心就不会安宁。我们将欢度蜜年。我们要带上许多黄金,在瑞士的湖畔,在意大利游览胜地,在尼罗河宫旁,在黎巴嫩翠绿的杉树下度过我们的蜜年。你将与那些贵公主阔夫人相会,你的穿戴一定会引起她们的妒忌。我要给你所有这一切,难道你还不满意吗?啊!你笑得多么甜蜜啊!你微笑就仿佛是我的命运在微笑。过辛勤的蜜蜂永远也没有时间的悲哀。朱熹说过,读书有三到,谓心到,眼到,口到。著名物理学家李政道博士年轻的时候,没有可以静心读书的环境。他在一个人声鼎沸的茶馆里的一个角落读书。刚开始他常常在嘈杂的人声中头昏目眩,后来他强迫自己把思想集中在书本上,经过磨练,再乱的环境也不能把他从书上拉开了。他的成就让我看到了专注的力量,无与伦比,无可厚非。爱因斯坦之所以成为举世闻名的科学巨匠,是因为他对科学研究的孜孜不倦,在勤奋,专注的专研中达到了忘我的境界;偶像歌手周杰伦,若不是对音乐的执着与专注,短短时间写出十首歌做成第一张同名专辑,今日的歌坛也不会因为他绽放异彩;岳飞之所以名垂千古,全然是凭他对“收拾旧河山,朝天阙”的专注。消失了,而我却在思考着金钱在爱情中的地位。我想,金钱——人类邪恶的根源;爱情——幸福和光明的源泉。我一直在这些思想的舞台上徘徊。突然我发现两个身影从我面前经过,坐在不远的草地上。这是一对从农田那边走过来的青年男女。农田那边有农民的茅舍。在一阵令人伤心的沉默之后,随着一声长叹,我听见从一个肺痨病人的嘴里说出了这样的话:亲爱的!擦干你的眼泪,至高无上的爱情已经打开了我们的眼界,使我们成了它的崇拜者。是它,给了我们忍耐和刚强。擦干你的眼泪!你要忍耐,既然我们已经结成亲爱的伴侣。为了美好的爱情,我们得忍受贫穷的折磨,不幸的痛苦,离别的辛酸。为了获得一笔在你面前拿得出手的钱财,以此度过今后的岁月,我必须与日月搏斗。亲爱的,上帝就是那至高无上的爱情的体现,他会像接受香烛那样接受我们的哀叹和眼泪,他会给我们适当的报酬。我要同你告别了,亲爱的!我不能等到月光消逝。 然后,我听见一个亲切而炽热的声音打断了伤感的长嘘短叹。那是一个温柔的少女的声音,这声者倾注所有蕴藏在她肺腑里的热烈的爱情、离别的痛苦和苦尽甘来的快慰:再见,亲爱的! 说完,他们便分别了。我坐在那棵树下,这奇妙的宇宙间的许多秘密暴露在我的面前,要我伸出同情之手。 教师的心中有一朵常开不败的花。从古至今,多少园丁辛勤的培育祖国的花朵;多少大手,托起了祖国明天的太阳!他们,不为自己的利益,教学生读书、识字、做人!这时,我的信中突然涌出一份感动,我想起了这样一句话:“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是的,每一位教师都是一只春蚕,一只勤恳织丝的春蚕;一支蜡烛,一支为祖国的明天燃烧自己的蜡烛!试想,如果没有他们——这些可亲可敬的教师们,会有我们祖国的今天吗?“不会的!”祖国大地上的万物回答着我们问题,回声,在祖国上空荡漾……让我们记住他们吧!记住这些园丁,这些春蚕,这些蜡烛,记住这些拥有常开不败美丽花朵的人们…… 我有一个朋友曾对我说,彼岸的灯火,看起来总是最美丽,所以总让人忍不住想渡过去看一看。我想,每一个人的灵魂深处都有这么一片灯火吧,有时候它也许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近,它可能总是喜欢美丽在遥远的彼岸。可是不管有多么遥远,它始终光亮在你的眼前,吸引着你不断地朝它前我的家庭条件是不错的,父母不仅能让我吃饱穿暖,还能满足学习国画、古筝的额外要求。另外,高尔基的父亲早年去世,相比之下,他从小就少了一份父亲和亲情。他,一个才十一、二岁的大孩子,就被生活所迫外出打工被人欺负,令人怜惜,但更多的是被他那坚强的性格和对知识的热爱而感动。我好好地反醒了自己,无时无刻心中都在对自己说:“如果想让自己有个美好的明天,必须像高尔基那样付出行动——多读书,勤奋学习,有坚定的信念,遇到困难不气馁。我坚信付出努力展现在眼前的将会是我渴望的灿烂的明天!”使我开阔视野;读书,给我无穷欢乐;读书,丰富了我的感情……读了《红楼梦》使我为封建社会的黑暗腐朽而叹息;读了《钢铁是怎么炼成的》使我为他的精神无比激动;读了《骆驼祥子》使我为旧中国劳动人民悲伤……或许我们不能不为自己,人的一生有多少是为别人的——为别人作贡献,为别人牺牲,为别人努力……但是一心为别人的人是少数的。为自己的却是多数的,为自己学习,为自己工作,为自己赚钱,为自己着想……凡所应有,无所不有。哎!回忆以前的革命烈士们,个个英勇善战,如果 我是一个孤儿,也许是重男轻女的结果,也许是男欢女爱又不能负责的产物。   是哲野把我拣回家的。   那年他落实政策自农村回城,在车站的垃圾堆边看见了我,一个漂亮的,安静的小女婴,许多人围着,他上前,那女婴对他璨然一笑。   他给了我一个家,还给了我一个美丽的名字,陶夭。后来他说,我当初那一笑,称得起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哲野的一生极其悲凄,他的父母都是归国的学者,却没有逃过那场文化浩劫,愤懑中双双弃世,哲野自然也不能幸免,发配农村,和相恋多年的女友劳燕分飞。他从此孑然一身,直到35岁回城时拣到我。   我管哲野叫叔叔。   童年在我的记忆里并没有太多不愉快。只除掉一件事。   上学时,班上有几个调皮的男同学骂我“野种”,我哭着回家,告诉哲野。第二天哲野特意接我放学,问那几个男生:谁说她是野种的?小男生一见高大魁梧的哲野,都不敢出声,哲野冷笑:下次谁再这么说,让我听见的话,我揍扁他!有人嘀咕,她又不是你生的,就是野种。哲野牵着我的手回头笑:可是我比亲生女儿还宝贝她。不信哪个站出来给我看看,谁的衣服有她的漂亮?谁的鞋子书包比她的好看?她每天早上喝牛奶吃面包,你们吃什么?小孩子们顿时气馁。   自此,再没有人骂我过是野种。大了以后,想起这事,我总是失笑。   我的生活较之一般孤儿,要幸运得多。   我最喜欢的地方是书房。满屋子的书,明亮的大窗子下是哲野的书桌,有太阳的时候,他专注工作的轩昂侧影似一副逆光的画。我总是自己找书看,找到了就窝在沙发上。隔一会,哲野会回头看我一眼,他的微笑,比冬日窗外的阳光更和煦。看累了,我就趴在他肩上,静静的看他画图撰文。   他笑:长大了也做我这行?   我撇嘴:才不要,晒得那么黑,脏也脏死了。   啊,我忘了说,哲野是个建筑工程师。但风吹日晒一点也无损他的外表。他永远温雅整洁,风度翩翩。   断断续续的,不是没有女人想进入哲野的生活。   我八岁的时候,曾经有一次,哲野差点要和一个女人谈婚论嫁。那女人是老师,精明而漂亮。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喜欢她,总觉得她那脸上的笑象贴上去的,哲野在,她对我笑得又甜又温柔,不在,那笑就变戏法似的不见。我怕她。有天我在阳台上看图画书,她问我:你的亲爹妈呢?一次也没来看过你?我呆了,望着她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啧啧了两声,又说,这孩子,傻,难怪他们不要你。我怔住,忽然哲野铁青着脸走过来,牵起我的手什么也不说就回房间。   晚上我一个人闷在被子里哭。哲野走进来,抱着我说,不怕,夭夭不哭。   后来就不再见那女的上我们家来了。   再后来我听见哲野的好朋友邱非问他,怎么好好的又散了?哲野说,这女人心不正,娶了她,夭夭以后不会有好日子过的。邱非说,你还是忘不了叶兰。八岁的我牢牢记住了这个名字。大了后我知道,叶兰就是哲野当年的女朋友。   我们一直相依为命。哲野把一切都处理得很好,包括让我顺利健康的度过青春期。   我考上大学后,因学校离家很远,就住校,周末才回家。   哲野有时会问我:有男朋友了吗?我总是笑笑不作声。学校里倒是有几个还算出色的男生总喜欢围着我转,但我一个也看不顺眼:甲倒是高大英俊,无奈成绩三流;乙功课不错,口才也甚佳,但外表实在普通;丙功课相貌都好,气质却似个莽夫……   我很少和男同学说话。在我眼里,他们都幼稚肤浅,一在人前就来不及的想把最好的一面表现出来,太着痕迹,失之稳重。   二十岁生日那天,哲野送我的礼物是一枚红宝石的戒指。这类零星首饰,哲野早就开始帮我买了,他的说法是:女孩子大了,需要有几件象样的东西装饰。吃完饭他陪我逛商场,我喜欢什么,马上买下。   回校后,敏感的我发现同学们喜欢在背后议论我。我也不放在心上。因为自己的身世,已经习惯人家议论了。直到有天一个要好的女同学私下把我拉住:他们说你有个年纪比你大好多的男朋友?我莫名其妙:谁说的?她说:据说有好几个人看见的,你跟他逛商场,亲热得很呢!说你难怪看不上这些穷小子了,原来是傍了孔方兄!我略一思索,脸慢慢红起来,过一会笑道:他们误会了。   我并没有解释。静静的坐着看书,脸上的热久久不褪。   周末回家,照例大扫除。哲野的房间很干净,他常穿的一件羊毛衫搭在床沿上。那是件米咖啡色的,樽领,买的时候原本看中的是件灰色鸡心领的,我挑了这件。当时哲野笑着说,好,就依你,看来小夭夭是嫌我老了,要我打扮得年轻点呢。   我慢慢叠着那件衣服,微笑着想一些零碎的琐事。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发现哲野的精神状态非常好,走路步履轻捷生风,偶尔还听见他哼一些歌,倒有点象当年我考上大学时的样子。我纳闷。   星期五我就接到哲野电话,要我早点回家,出去和他一起吃晚饭。   他刮胡子换衣服。我狐疑:有人帮你介绍女朋友?哲野笑:我都老头子了,还谈什么女朋友,是你邱叔叔,还有一个也是很多年的老朋友,一会你叫她叶阿姨就行。   我知道,那一定是叶兰。   路上哲野告诉我,前段时间通过邱非,他和叶兰联系上了,她丈夫几年前去世了,这次重见,感觉都还可以,如果没有意外,他们准备结婚。   我不经心的应着,渐渐觉得脚冷起来,慢慢往上蔓延。   到了饭店,我很客观的打量着叶兰:微胖,但并不臃肿,眉宇间尚有几分年轻时的风韵,和同年龄的女人相比,她无疑还是有优势的。但是跟英挺的哲野站在一起,她看上去老得多。   她对我很好,很亲切,一副爱屋及乌的样子。   到了家哲野问我:你觉得叶阿姨怎么样?我说:你们都计划结婚了,我当然说好了。   我睁眼至凌晨才睡着。   回到学校我就病了。发烧,撑着不肯拉课,只觉头重脚轻,终于栽倒在教室。   醒来我躺在医院里,在挂吊瓶,哲野坐在旁边看书。   我疲倦的笑:我这是在哪?哲野紧张的来摸我的头:总算醒了,病毒性感冒转肺炎,你这孩子,总是不小心。我笑:要生病,小心有什么办法?   哲野除了上班,就是在医院。每每从昏睡中醒来,就立即搜寻他的人,要马上看见,才能安心。我听见他和叶兰通电话:夭夭病了,我这几天都没空,等她好了我跟你联系。我凄凉的笑,如果我病,能让他天天守着我,那么我何妨长病不起。   住了一星期院才回家。哲野在我房门口摆了张沙发,晚上就躺在上面,我略有动静他就爬起来探视。   我想起更小一点的时候,我的小床就放在哲野的房间里,半夜我要上卫生间,就自己摸索着起来,但哲野总是很快就听见了,帮我开灯,说:夭夭小心啊。一直到我上小学,才自己睡。   叶兰买了大捧鲜花和水果来探望我。我礼貌的谢她。她做的菜很好吃,但我吃不下。我早早的就回房间躺下了。   我做梦。梦见哲野和叶兰终于结婚了,他们都很年轻,叶兰穿着白纱的样子非常美丽,而我这么大的个子充任的居然是花童的角色。哲野愉快的微笑着,却就是不回头看我一眼,我清晰的闻到新娘花束上飘来的百合清香……我猛的坐起,醒了。半晌,又躺回去,绝望的闭上眼。   黑暗中我听见哲野走进来,接着床头的小灯开了。他叹息:做什么梦了?哭得这么厉害。我装睡,然而眼泪就象漏水的龙头,顺着眼角滴向耳边。哲野温暖的手指一次又一次的去划那些泪,却怎么也停不了。   这一病,缠绵了十几天。等痊愈,我和哲野都瘦了一大圈。他说:还是回家来住吧,学校那么多人一个宿舍,空气不好。   他天天开摩托车接送我。   脸贴着他的背,心里总是忽喜忽悲的。   以后叶兰再也没来过我们家。过了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我才确信,叶兰也和那女老师一样,是过去式了。   我顺利的毕业,就职。   我愉快的,安详的过着,没有旁骛,只有我和哲野。既然我什么也不能说,那么就这样维持现状也是好的。   但上天却不肯给我这样长久的幸福。   哲野在工地上晕到。医生诊断是肝癌晚期。我痛急攻心,却仍然知道很冷静的问医生:还有多少日子?医生说:一年,或许更长一点。   我把哲野接回家。他并没有卧床,白天我上班,请一个钟点看护,中午和晚上,由我自己照顾他。   哲野笑着说:看,都让我拖累了,本来应该是和男朋友出去约会呢。   我也笑:男朋友?那还不是万水千山只等闲。   每天吃过晚饭,我和哲野出门散步。我挽着他的臂。除掉比过去消瘦,他仍然是高大俊逸的,在外人眼里,这何尝不是一幅天伦图,只有我,在美丽的表象下看得见残酷的真实。我清醒的悲伤着,我清晰的看得见我和哲野最后的日子一天天在飞快的消失。   哲野很平静的照常生活。看书,设计图纸。钟点工说,每天他有大半时间是耽在书房的。   我越来越喜欢书房。饭后总是各泡一杯茶,和哲野相对而坐,下盘棋,打一局扑克。然后帮哲野整理他的资料。他规定有一叠东西不准我动。我好奇。终于一日趁他不在时偷看。   那是厚厚的几大本日记。   “夭夭长了两颗门牙,下班去接她,摇晃着扑上来要我抱。”   “夭夭十岁生日,许愿说要哲野叔叔永远年轻。我开怀,小夭夭,她真是我寂寞生涯的一朵解语花。”   “今天送夭夭去大学报到,她事事自己抢先,我才惊觉她已经长成一个美丽少女,而我,垂垂老矣。希望她的一生不要象我一样孤苦。”   “邱非告诉我叶兰近况,然而见面并不如想象中令我神驰。她老了很多,虽然年生命的回报,这是所有人民心中最甜的果实……同学们,让我们用实际行动弘扬民族精神,再现中华之雄魂。一个人只要热爱自己的祖国,有一颗爱国之心,就什么事情都能解决,什么苦楚,什么冤屈都受得了。。但如今想起我家的庭院,总是让我难己忘怀。因为那个庭院:春天地里泛绿;夏天枝繁叶绿;秋天果实累累;冬天是我们玩耍的天地。它留下了我童年的美好时光。 

除在漳州之外,李荣富还在山东济南设有分公司,王老吉凉茶、椰树牌椰汁、露露杏仁露等中国饮料名牌企业,都是他的主要客户。

 

可以说,大陆消费者每买一份上述的饮料,就有一份钱轻松进了李荣富的口袋。

 

一边享受着大陆的各项优惠政策,长期在大陆大把赚钱,却明目张胆的支持蔡蝇蚊的台毒政策。

 

在广大台商同仇敌忾反对蔡蝇蚊的在M503采取的政策之时,李荣富的表态让台湾绿媒如获至宝。纷纷大肆报道蔡蝇蚊的两岸政策获得台商的鼎力支持。


 消息传出,大陆网友彻底愤怒了。


在蔡蝇蚊上台之初,国台办就严正声明:“我们绝不允许少数人一面在大陆赚钱,另一面却支持‘台独’分裂活动,破坏两岸关系。”


今天,我们就把这个赚钱砸锅的的活典型挖了出来,看看有关部门如何处理。


近几年来,在两岸网友的齐心合力围剿之下,先后将台毒作家九把刀、台毒艺人戴立忍、组合S.H.E、徐若瑄等一批在大陆疯狂捞金,却支持台毒的台毒艺人赶出大陆。

 


就在这时候,这个在大陆赚的品盈钵满的台商李荣富却跳了出来力挺蔡蝇蚊。


一个在大陆疯狂赚钱的企业都这么不顾忌大陆的感受,该是大陆有关部门教教他该怎样做人了。


首先,希望王老吉、露露等和李荣富合作的大陆企业该用自己的行动来展示一下了,全国那么大,制罐企业不止是李荣富一家吧,干嘛非要把钱给一个涉绿企业赚?!

 

既然是漳州的台商协会的荣誉会长,希望漳州的有关部门也该活动一下手脚了,看看这个台资企业有无偷税漏税的行为,有没有暗中支持台毒的行为,如果发现和台毒勾搭,就要坚决砸掉他的饭碗,绝不姑息!


广大网友们,该是大家大展身手大力扩散的时候了!

 

谁敢破坏两岸统一,谁就是历史罪人,李荣富,你摊上大事儿了!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