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书 | 上海市语文特级教师教你真正读懂《西游记》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9-14 11:47:24


“板书”,即黑板荐书,每周一本,为读者精选推荐。本周特别推荐来自上海特级语文教师余党绪,名为《经典名著的人生智慧》。全书从包括《西游记》在内的9本文学名著入手,讲述思辨阅读的方法和感受。以下部分原文摘录:


《西游记》在中国,家喻户晓,人尽皆知。小说主要写的是孙悟空保唐僧西天取经,历经九九八十一难而终成正果的故事。


“唐僧取经”取材于玄奘取经的真事。唐太宗贞观元年(627),青年和尚玄奘离开京城长安,只身到天竺(印度)游学。他从长安出发,途经中亚、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地,历尽艰难险阻,最后到达印度。


在那里,玄奘苦心求学,于贞观十九年(645)学成回国,带回大量佛经,为佛教事业和佛学研究做出了重要贡献。这次西天取经,历时十九年,跨越几万里,是一次传奇式的万里长征,轰动一时。后来玄奘口述西行见闻,由弟子辑录成《大唐西域记》12卷。


此后,玄奘取经的故事便在民间广为流传,由于民间加工和想象,“取经”的故事越传越神,成了各种话本、戏曲、杂剧的常见素材。与《三国演义》《水浒》等经典小说一样,《西游记》是在真实的历史、神奇的民间传说、大量的话本戏曲创作的基础上,由匠心独运的作家整合与创作而成。



《西游记》全书一百回。大体上分为三个部分:



前七回是第一部分写美猴王出世、求道、闯龙宫、搅冥府、闹天宫,终被镇压,集中叙述孙悟空与天斗、与地斗、追求无拘无束生活的经历。他破石而生,“不伏麒麟辖,不伏凤凰管,又不伏人间王位所拘束”,在社会关系上本来就是自由的。但他不满足于此,希望“不生不灭,与天地山川齐寿”,彻底摆脱自然规律的束缚,获得生命的绝对自由。因此而与冥王发生冲突,并由冥界闹到天庭,发展到大闹天宫,最后被镇压于五行山下。


第八回至第十三回主要取经的缘由和筹备,包括如来说法、观音访僧、魏征斩龙、太宗入冥、刘全进瓜和玄奘奉诏取经等情节。其中很曲折但也很俗套的,就是唐僧的身世。唐僧父亲陈光蕊,高中状元,恰逢相府小姐满堂娇抛绣球配婚。郎才女貌,一见钟情,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一时间,人生风光无限。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灾祸,赴任途中,遭遇水贼刘洪,刘洪杀死陈光蕊,霸占了满堂娇,冒充陈光蕊去做官。满堂娇已身怀六甲,含羞忍辱,生下一个男婴,抛在江中。男婴漂流到一座寺庙前,被老和尚收养,起名江流儿,这就后来的唐僧。最后,有冤洗冤,有仇报仇,这样的故事大都如此。


第三部分是小说的主体,叙述取经的曲折过程。在这个部分,唐僧收悟空为徒,又在悟空的帮助下,收服了猪八戒、沙僧和白龙马。师徒四人一路上斩妖除魔,历经千难万险,终于修成正果,完成了取经大业。其中,很多情节脍炙人口,流传甚广。如“三藏不忘本,四圣试禅心”“三打白骨精”“大战红孩儿”“车迟国斗法”“子母河受孕”“西梁女国招婿”“真假美猴王”“三借芭蕉扇”“盘丝洞险遇蜘蛛精”“比丘国拯救一千一百一十一个小儿”“陷空山无底洞老鼠精逼婚”等。


成长比成功更重要:享受成长


作为一部历险小说,《西游记》的结局是圆满的。唐僧师徒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最终取回真经,修成正果。正如书中所说:


圣僧努力取经编,西宇周流十四年。

苦历程途遭患难,多经山水受迍邅。

功完八九还加九,行满三千及大千。

大觉妙文回上国,至今东土永留传。


师徒四人因取经有功,唐僧被加封为旋檀功德佛,孙悟空为斗战胜佛,猪八戒为净坛使者,沙和尚为金身罗汉,就连驮经的白龙马也被封为八部天龙马。人生至此,算是功德圆满,一切付出都有了回报,算是一个完满的结局了。


《西游记》具有强烈的励志意味。


在这个世界上,人人都渴望成功。追求成功是人的天性。人是一种主体性的存在,只有在实现主体意志的过程中,才能彰显主体的力量,才能品尝到成功的滋味。有些人,比如继承世袭的权力或财产,再如纯属偶然的中了巨额六合彩,人们把这些事件归之为“命运”或者“运气”,而不认为是“成功”,因为在这些结果中缺少了主体追求与实践的力量。所谓“成功”,一定是在主体强烈的意志推动下,经过了自我的努力,终于达到了预期的目标或结果。在《西游记》中,师徒四人历经九九八十一难,经过艰苦卓绝的奋斗,最终逢山开路,逢凶化吉,皆大欢喜。这“九九八十一难”,彰显的正是他们主体的意志与力量。


没有人可以随随便便成功,成功者不仅是那些善于利用环境和资源的人,而且也一定是那些意志品质出众的人。成功自有成功的道理,成功自有成功的原因。从这个意义上看,我们确实可以成败来论英雄。唐僧师徒四人,有目标,有信念,有毅力,众志成城;与天斗,与地斗,与自己斗,最后才脱胎换骨。成功是给他们的最好的回报。


但是,世事复杂,人生艰难。若单纯地以成败论英雄,以结果看成败,那么,多数人都只能算是失败者。因为,相对那些杰出的人,平凡的人算是失败的;相对成大事者,做小事者算是失败的。这样一比较,多数人的人生价值就被否定了。古训有“成者王侯败者寇”的人生哲学,就是这个逻辑。这个哲学逼迫我们为了一个既定的目标而活。于是,每个人都在追逐“成功”,连三岁孩童都害怕输在起跑线上。这样的哲学,让我们每个人都在一路狂奔,匆忙赶路,将人生变成了一场直线式的直奔目的的赛跑,却忘记了路边的美好风景。


人的一生,若只为了一个单一的“成功”而活,注定他是单调的,甚至是悲哀的。人生的价值,往往只有在“盖棺论定”的时候,才能看得清楚。甚至“盖棺”了,也未必能够“论定”。网络上流行一个段子:付出一点就想要回报的人叫钟点工;干一个月就要回报的,叫工薪族;干一年才要回报的,叫职业经理人;能等待三到五年的,叫投资家;能等待十到二十年的,叫企业家;能等待五十到一百年的叫教育家;能等候三百年的叫伟人;如果能等待三千年才要回报的,那就叫圣人。显然,若将人生看做一场回报,那些“短平快”的项目,虽然见效快,价值却很低廉。那些名垂千古的伟业,倒往往难以盖棺论定。等到“论定”的时候,你可能早已不在人世了。


同时,成功,不仅是自我的肯定,更是社会的认可。成功,有其社会的一般评定标准。在传统社会,金榜题名,加官进爵,荣华富贵,都是考量一个人是否成功的基本标准;在当代市场经济的社会环境下,财富似乎成了更多人认可的成功标准。成功,既有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又有着强烈的时代和功利的色彩。俗话说,再大的饼大不过烙它的锅,人们对成功的理解与追求,很难超越时代与文化的影响。


李白潇洒自由,诗仙美名远扬,在我们看来算是很成功的艺术家了,但他自己却始终放不下仕进的那点念头,终生也未能走出官场折翼的阴影。还有些看起来比李白超脱的隐士,看起来以归隐为乐,人生很幸福,但细读他们的诗文,却闪闪烁烁的少不了哀怨与惆怅。


这与传统的“官禄文化”心态密不可分:非达官贵人,焉能称得上“成功”?好在“隐逸”这条路,多少切合了“隐士崇拜”的社会心理,在精神与道德上,他们多少还能沾点光,总算能得到一点安慰。隐士们在对世俗社会的或明或暗的嘲弄中,消解了自己官场“不成功”的失意,算是求得了心理平衡吧。


对成功的追求,必然有迎合社会心理的一面。《史记·项羽本纪传》记载项羽的感慨:“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飞扬跋扈如霸王者,也渴望在乡民们面前显摆显摆自己的富贵,求得众人的认可与艳羡。可见人要免俗,难。


追求成功,能最大限度的激发人的主体力量,诸如人的意志、智慧和坚韧,提升人的品格和价值;但同时,也容易让人在追逐中失去自我,失去本真,失去了自我的方向,陷入世俗的迷魂阵中。走了很远,却忘记了来时的路,因为,远方的诱惑,常常只是一种莫名其妙的传说。


在这一点上,《西游记》中的师徒四人,很合乎“成功”的定义:饱经磨难,矢志不渝;几度彷徨,终未误入歧途;天从人愿,求仁得仁;张扬佛性,求佛成佛。


换个角度看,成长比成功更重要。


与看重结果的成功不同,成长看重的是生命的过程。成功需要客观的认可,而成长就在我们的手中,每天,每时,每刻,我们都能感触到自己的成长。


唐僧


历史上的玄奘法师所以青史留名,自然是因为他历经艰险,最终取回了“真经”,还撰写了一部《大唐西域记》。但对于玄奘本人来说,其生命的价值远非这些。在他的旅途和探险过程中,他的见闻,他的体验,他的奋斗,他的思考,远远超过了同代人,他的生命的广度、宽度与深度,已绝非同辈人所可比拟。西域的风光,印度的风情,旅途的苦难,飞舞的思绪,人生种种,玄奘尝了个遍。结果很重要,但过程更加重要,因为你的人生就是由这些有血有肉的细节和过程构成的。没有了温暖的细节和曲折的经历,就如同长命百岁的植物人,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罢了。


小说中的唐僧,其人生价值更多体现在他曲折的人生过程中。由身世悲惨的孤儿,到青年僧侣,从人人想吃上一口的“唐僧肉”,到旋檀功德佛,唐僧的经历让我们理解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内涵。在唐僧身上,我们看到了理想的光辉,信念的力量,看到一个人所能达到的精神高度。唐僧是个凡人,每逢穷山恶水,一遇豺狼虎豹,妖怪一声断喝,白龙马的一次失蹄,都会让他魂飞魄散。面对美色的诱惑,面对温柔软款的情意,他也有过片刻的动摇。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人,从没有堕落过,从没有放弃过。这就是精神的力量。


小说有一个极有寓意的细节,师徒四人长途跋涉所取到的真经到底是什么呢?是“无字真经”。 这虽然事出有因,但却给读者留下了丰富的想象空间。对于普天之下的凡夫俗子,或许需要那“三十五部五千零四十八卷”的“有字真经”;但对于唐僧来说,他已经脱离了幽冥不化的愚昧,达到了澄澈清明的境界,在十四年的冒险历程中,已经完成了对佛法的体验与实践,他已经“得道”了,他自己就是一部“真经”,还需要什么经文和说教呢?


后来,他们终于拿到了“有字真经”,算是功德圆满了吧?但菩萨掐指一算,还缺一难,这就有了经书落水那最后一难。既然已经取得了真经,为何还要“补”此一劫?这个细节说明,该有的过程一定得有,该经受的磨难一定要经受,过程的价值绝不亚于结果。


其实,从更广大的时空维度看,生命注定是要终结的,生之前这个世界无我,死之后这个世界依然无我。对于“我”来说,唯一真实的,就是生与死之间的这个过程。有人说,每个人都是命运女神手中的玩偶,我们终究逃不过死神的审判。是的,命运女神是如此的残忍,但这个残忍的女神,却也赋予了我们足够的时间与空间,让我们赋予自我的生命以无限的诗意。


如此看来,佛祖的取经安排,不过是给唐僧师徒四人创造了一个自我实现的机会罢了。从这个意义看,这师徒四人岂不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这正应了孟子的那句名言: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唐僧的成长是一个很好的隐喻:成长就是对自我的寻找和发现。小说中的唐僧始终在寻找,少年时寻找父母,破解自己的身世之谜;长大后寻找人生的方向,寻找西方的极乐圣地,寻找他心中的终极真理,即佛法。终其一生,唐僧寻找的,就是自己的身份,就是寻找回归的道路:他原本是如来佛祖座下的金蝉子,经过尘世的一番生死,一番煎熬,终于脱胎换骨,重新找回了自己,占有了自己。


人究竟是什么?按照萨特的说法,人不外乎是自己所造成的那个东西。生命是一个新陈代谢的过程,并没有什么一成不变的“自我”。人们常说的“自我”,在很大程度上只是自己给自己的一个“定义”。在成长中,我们受到环境、文化、教育的影响,接收着各种关于“人”的信息,使我们渐渐形成了关于“人”的想象和理想;与此同时,我们也在不断了解自己,认识自己,推断自己。


于是,我们便形成了关于“自我”的很多判断和设计。如前所述,唐僧生于厄,长于困,自小与僧众耳鬓厮磨,在暮鼓晨钟间形成了自己的世界观,这使得唐僧对“自我”的认知,带有浓厚的佛“性”。他人生的理想,他生命的快乐,无不与此相关。在取经的路途中,他越来越真切的发现了自我的本性与佛的深切关联。从这个意义看,唐僧寻找的,其实是他自己内心构造的那个“自我”;所谓的回归,就是他的选择呼应了他内心的声音。倘若唐僧在取经途中半途而废,比如在西梁女国摇身一变作了人间之王,他违背的是他自己的“初心”,悖逆的是自己对“自我”的设计与期许,背叛的是他对“人”的理想。换句话说,是肉身背叛了灵魂,欲望操控了精神,现实杀害了理想。


这就是自我的失落,自我的沉沦。前世的“金蝉子”,今生的旋檀功德佛,唐僧取经,寻回的是本真的自我。


孙悟空


孙悟空的生命历程,则象征着成长的另一重含义:成长就是不断的突破自我,超越自我。


孙悟空的人生,是一个不断挑战、不断否定的过程。他原本是一只毛猴,在群猴的生存竞争中,当上猴王就是他的人生理想。凭着自己胆大,他发现了花果山水帘洞,为猴群找到了“洞天福地”,于是如愿以偿,当上了“美猴王”,享有了猴界的九五之尊。


人的欲望是无穷的,旧的欲望满足了,新的欲望又产生了。做上了猴王,孙悟空并不满足。面对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他希望突破生命的局限,跨过生命的禁区。他感慨说:


“今日虽不归人王法律,不惧禽兽威服,将来年老血衰,暗中有阎王老子管着,一旦身亡,可不枉生世界之中,不得久住天人之内?”


于是,长生不老变成了他的梦想。为此,他离开了家园,远涉天涯,云游海角,去寻找“佛与仙与神圣三者”,以求“躲过轮回,不生不灭,与天地山川齐寿。” 在市廛中,他学人礼,学人话,拜了师傅,有了名字,粗通了法术,并一笔勾销了生死簿上的名字。长生不老的梦终于实现了。


做了猴王,超越了生死,孙悟空依然不满足,他还要绝对自由,要凌驾于一切权力之上。这就有了与冥府、天庭和佛界的大战。就是这样一个顽劣的猴子,搅得整个世界不得安宁,一直到被压在五行山下。


孙悟空的反叛象征了生命本能的力量,象征了人在青年时代的各种梦想和抗争。人说年轻气盛,少年轻狂,确乎如此。气盛也好,轻狂也罢,说到底,在看似毫无章法、左冲右突、无所畏惧的挑衅中,他在寻找自我,寻求超越,寻求生命的价值。

后来,孙悟空被镇压了,失去自由500年。这是他成长的转折点。等观音菩萨物色他去“取经”,孙悟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求索和建设。他告别了早年那极富破坏性的奋斗,将自己融入社会,融入团体,融入了更富有道德色彩的取经事业。这样一个天不服地不服的猴子,在取经途中所表现出的智慧、勇敢、忍耐,让人刮目相看。


一个成熟的人格终于呈现在我们面前。



成长,既是一个寻找自我的过程,也是一个超越自我的过程。生命是一个流动的过程,对“自我”的理解一旦固化,对自我的设计一旦停滞,便有陷入固步自封、狭隘保守的危险。传统文化,无论中西,都更倾向于认为人都有一个先天的、固定的本质,相应地,也都有一个固定的人生模式。


按照这个逻辑,人生之路从一出生就被固定了,所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同时,社会文化与教育,也天然的具有保守的一面,总是试图维护权威与偶像,诱导后来者走前人走过的路。多数人在有限的尝试和反叛之后,便偃旗息鼓,迅即落入了一代一代人走过的老路,生命的潜能便在这轮回与循环中消耗殆尽。孙悟空的成长经历则昭示我们,人生,就是一个不断否定、不断重建、不断超越的过程。只有走出第一步,才知道自己能走多远,被压在了五行山下的孙悟空,依然不放弃对自由的渴望,正是这种蔑视既成、渴望未知的挑战精神,才促成了他走上了成佛的道路。


既不丧失自我的初心,又不失自我超越的力量,这就是成长的真谛。


人生是一个过程,一路上有风景无限。


小说的最后一章,有一段关于“紧箍咒”的对话:


(悟空)对唐僧道:“师父,此时我已成佛,与你一般,莫成还戴金箍儿,你还念什么《紧箍咒》勒我?趁早儿念个松箍儿咒,脱下来,打得粉碎,切莫叫那什么菩萨再去捉弄他人。唐僧道:“当时只为你难管,故以此法制之。今已成佛,自然去矣,岂有还在你头上之理!你试摸摸看。”行者举手去摸一摸,果然无之。

“紧箍咒”是一个象征。成长是一个过程,在不断的寻找与超越中,人会不断地走向自主,走向自由。在这个过程中,外界环境从支配和控制人的力量,越来越成为主体支配和控制的对象;那些艰难困苦,也越来越从不可逾越的障碍,转变成为生命的磨刀石和人生的推进剂;而奋斗中几乎让你崩溃与绝望的异己力量,也会成为你自信与力量的源泉。


成长收获的,就是自由。自由就是主体对外界环境的合乎目的和规律的支配,就是对生命的合乎目的和规律的自主驾驭,就是对生命意义与快乐的自由的酣畅淋漓地体验与享受。


成长,就是不断地走向自由。




板书

iBook

书名:经典名著的人生智慧

作者:余党绪

出版社:上海教育出版社


作者简介:

余党绪,上海市语文特级教师。

中国教师发展基金会“中学生批判性思维培养与思辨读写教学实践研究”课题组组长。上海市名师培养基地主持人,浦东新区语文学科基地主持人,徐汇区名师工作室主持人。


以“思辨读写”的探索及“公民说理”的倡导而知名。著有《人文探究》《议论文写作新战略》《公民表达与写作教学》,发表大量散文、杂文、随笔等。 近十年,致力于将“批判性思维”引入语文教学,探索“思辨读写”。出版专著《祛魅与祛蔽》(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16年)发表了大量介绍与推广批判性思维的文章和案例,出版了“中学生思辨读本”(《古典诗歌的生命情怀》《经典名著的人生智慧》《现代杂文的思想批判》《当代时文的文化思辨》) 《思辨与说理》一书即将由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


本文为经作者授权的原创内容,严禁转载。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