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的床剧烈摇晃,看到老公和其他女人......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11-09 11:49:11

主编桐小妖大咧咧的女汉纸一枚,心地纯善,爱美食、爱帅哥、爱大长腿,爱犯二、不爱犯傻。游走在桐庐的大街小巷,深爱着这里的一切!热衷于:包打听,传播桐庐美食美景美色……立志做桐庐最奔放的小编!

第一章 逢场作戏

酒吧。

嘈杂的金属器乐相互碰撞,舞池中形形色色的男女在不断地扭动着腰肢,彼此贴近,处处充斥着纸醉金迷的奢靡气息。

黎晚凝踩着高跟鞋,一路避过想要上前搭讪的醉酒男人,径直朝着酒吧最深处的私人包厢走去。

隔着黑色沉重的房门,黎晚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原本有些柔软的眼神在推门的一瞬间变得毫无温度。

包厢内的人正暧昧嬉闹,冷不丁的看到房间里闯进来这样一个陌生的丫头,一个个都停住了。

“喂,妞儿,我们没叫服务员,你走错房间了。”一个看上去痞里痞气的阔少打量了一番黎晚凝,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指了指门的方向,示意黎晚凝出去。

黎晚凝没有说话,只是专注的在偌大的包厢中来来回回扫视,似乎是在搜寻着什么。

“怎么回事?”那人有些不耐烦了,语气也沉了下来,“小爷的耐心是有限的,现在滚还来得及,别以为你是女人小爷就不会对你怎么样。”

包厢中其他的人也是一副兴致被打扰了的模样。

终于,黎晚凝动了,但是,却不是向外走。

沙发一角。

“战少,来喝杯酒吧。”女人的声音媚的让人骨头发酥,洋红色的指甲,深V连身裙,端着一杯红酒,眼看就要贴上旁边男人的身体。

就在她的酒杯快接近男人的唇的时候,忽然,一只白净的手伸了过来,直接将那红酒夺到了自己的手中。

与此同时,还配了一句,“滚开!”

无视别人的目光,黎晚凝径直走到了包厢的角落中,面对着阴影中晦暗不明的交缠着的两个身影,语气不善。

冷漠利落的命令,像一声惊雷,炸开在这里。

如果不是仔细看的话,很难发现那里竟然还倚坐着一个高大矜贵的身影,一身剪裁合体的手工西装,黑色衬衫微微开解,露出性感的小麦色胸肌。

而在他的旁边,那个身材火辣的女人,在不断努力的凑近,如果不是黎晚凝的突然出现打断了她,此时此刻,她应该已经成功的攀上了男人。

“你谁?!”白曼晴斜着眼睛,显然有些愤怒,但是在战北晟的面前,有些仪态还是要保持的。

“我是谁并不重要。”黎晚凝冷冷的望着白曼晴,“重要的是,这是我的男人。”

黎晚凝的手,指向了还在事不关己的幽幽的品尝着拉菲的战北晟。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的人都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她居然说战北晟是她的男人,而且还是当着战北晟的面?有没有搞错?

“你胡说什么呢?”白曼晴不由自主的提高的声音,今天她好不容易才得到机会能够凑近战北晟,居然还跳出来一个搅事的?“这位小姐,你是来酒吧找老公的?我看你是走错包厢了吧,战少怎么可能跟你有关系?”

眼前的黎晚凝,娇小纤瘦,身上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白T,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黑色紧身裤,除了那张没怎么化妆的精致脸蛋稍微有些让人惊艳之外,再也找不出任何的亮点。

不仅仅是白曼晴,包厢里所有的人都不相信她会是战北晟的女人。

然而下一秒,黎晚凝就坐上了战北晟的大腿,两只白嫩嫩的手,也搭在了战北晟的肩上,亲密的环抱住男人的脖颈。

“北晟,下次就算出来应酬,也挑个质量好一点的美女,不要随随便便哪个坐台小姐都能近的了你的身,你不嫌掉价我还嫌脏呢。”黎晚凝开口,完完全全就是妻子的口吻。

说完,她还鄙夷的瞟了一眼旁边的白曼晴,后者脸色涨得通红,显然是被黎晚凝刺激到了。

战北晟执着酒杯的手微微一僵,女人的体温隔着薄薄的衣料传递到他的皮肤之上,黑色发丝间,隐隐约约逸出淡淡的清香,清新而又好闻。虽然知道黎晚凝是故意的,但是战北晟没想到她这么大胆直接。

反常的,他没有将这个女人扔下去,而是带着一脸兴致,等待接下来的发展。

“呸!你才是坐台小姐呢!怎么说话的?!你知不知道本小姐是谁?!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人把你从这里轰出去!”白家虽然比不上战家,但是在这里,还是顶顶说的上话的,白曼晴更是,打小在蜜罐中宠着长大,还没见谁敢在她面前这样猖狂。

黎晚凝不屑的轻笑了一声,眼中满满的都是戏谑,“我刚刚说你是小姐了吗?你还真是会对号入座。”

白曼晴一怔,包厢已经有其他人低低的笑了起来。

这下,白曼晴脸上挂不住了,她霍的一下子站起身来,伸手就想要抓住黎晚凝,将她从战北晟身上赶下去。

然而没想到,白曼晴碰是碰到了黎晚凝,但是就在她刚刚碰到黎晚凝的一瞬间,后者就反手死死的扣住了她的手腕,稍一用力,整个将白曼晴向前拉了半分。


第二章 报酬

白曼晴猝不及防,脚下一个趔趄,想要稳住自己的身体,却还是没有把持住平衡,狼狈的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谁也没有注意到,灯光照不到的暗处,黎晚凝幽幽的收回了自己刚刚故意伸到白曼晴跟前的脚。

除了坐在她身边的战北晟。

从一开始就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战北晟,在这一瞬间,几不可察的弯了一下唇角,望着黎晚凝的眼眸,也深邃了几分。

黎晚凝并没有打算就此停手,她幽幽的站起来,来到白曼晴的身边,转了转手中的酒杯,仰首浅抿了一口,随即手一倾,高脚杯中剩下的大半杯红酒顿时全部都浇在了白曼晴的波浪卷发上。

红色液体肆意的打湿发丝,并且沿着白曼晴的脸蛋,一滴一滴的砸在包厢地毯上。

“我管你是谁,下次再这么不要脸的妄想染指我的人,我会让你比现在还惨。”

白曼晴被这一连串的事情惊的完全反应不过来,在地上愣了足足有半分钟,才意识到自己现在还十分不雅的趴在地上。

美眸盛火,怒目瞪圆,白曼晴周围没有人上前来帮她,她只好自己爬起身来,连连受辱,她再也收不住自己的脾气,扬起手来,冲着黎晚凝的脸就想要扇过去。

“够了。”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无言的战北晟,突然开了口。

白曼晴也不得不停下了自己的手。

男人终于从沙发上起身,高大的身影透着浓浓的军人特有的气质,黎晚凝离他很近,能够感觉男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雄性荷尔蒙的味道,再配上他那一张棱角分明的雕刻般的俊脸,简直就是行走的大卫雕像。

“战少……”白曼晴心中一喜,以为战北晟是要为自己说话,顿时将先前已经愤怒到狰狞的脸蛋修正过来,换上一副楚楚可怜的面孔,盈盈水眸中,甚至泛起了泪光,“战少,你看这个来路不明的女人,竟然在大家面前这样欺负我,战少你可要还人家一个公道啊。”

说着,白曼晴都快要哭了。

“北晟,这个女人不会真的是你处的妞儿吧?真没想到原来你好的是这一口。”段牧青还是那一副痞里痞气的样子,但是眼神中,却分明有了几分认真。

他认识战北晟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敢这么大胆宣告自己对战北晟的主权,如果不是她脑子抽了的话,那么只有一个可能——战北晟默许!

“有什么问题么?”战北晟的声音低沉冷淡,却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磁性。

“战少?!”白曼晴难以置信的又唤了一声,一行清泪唰的一下就滑了下来。

黎晚凝在心中暗暗咋舌,这个女人,演技还真不是盖的,眼泪说来就来,就是做作了些,日后若是进军演艺圈,说不定也能红一把。

“看你长相,估计年纪也不大,顶多三十岁,下次想勾男人,还是先把眼睛擦亮一点儿,做什么都好,可是千万别做小三儿。”黎晚凝最后瞥了快要气晕过去的白曼晴一眼,伸手挽上了战北晟的手臂,扬起白净的小脸冲着男人开口,“北晟,我们回家吧。”

直到两个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了门后,包厢里的众人还久久的反应不过来。

要知道,战北晟是谁?京城里鼎鼎有名的战家二少,军政商三界的风云人物,二十八岁的年纪,就已经是华夏国最年轻的少将,功勋耀眼,最关键的,还是个单身。可谓是万千女人为之疯狂、梦想占有的钻石男神。

只可惜,战北晟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多少名门千金使了多少手段,都讨不到他的一记正眼。

而现在,他竟然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找到了另一半,还是一个根本名不见经传的普通女人?!

这太不可思议了!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一出包厢的那一瞬间,黎晚凝就立刻放开了挽着战北晟的手,脸上原本洋溢的温柔微笑也收敛不见,完全就像是对待一个陌生人。

对于黎晚凝的举动,战北晟并没有感到任何的惊讶,相反的,如果黎晚凝没有这样做,他才会感到奇怪呢。

“你迟到了三分钟。”虽然出了包厢,外面的喧闹一下子嘈杂了很多,但是男人沉冷的声音还是清晰地传到了黎晚凝的耳中。

“不好意思战少,来的路上发生了一起车祸,交通堵塞耽误了,不过这并没有影响我按照约定完成我该做的事情不是吗?”

黎晚凝伸出手,伸到战北晟的面前,“报酬。”


第三章 原来是脚踏两条船

对于她的直截了当,男人微微眯了眯眼睛,锐利的鹰眸透着让人看不清的晦暗色彩。

“堂堂战少,难不成要毁约不成?”黎晚凝见战北晟一直沉默着不说话,心中有些急了,说来,如果不是急着用钱,她根本就不会答应这个近乎完全陌生的男人提出来的“做一场戏”的协议。

战北晟轻轻抿了一下唇角,终于出了声,“当然不会。这里人多眼杂,如果你不想招惹更多的麻烦,我们就先出去再说。”

周围已经有人认出了战北晟的脸,在好奇的向着这边望,黎晚凝今天只是来做一个帮助战北晟摆脱厚颜相亲女的钟点工的,并不想第二天娱乐报纸各大版面都是自己和他的什么桃色绯闻。

虽然她并不知道,战北晟为什么会挑中自己。

“不用了,现在给我,我立刻就会消失的,反正你我之间也不过只是雇佣关系。”

黎晚凝说的是事实,但是这话从她口中说出来,使战北晟微微皱起了好看的眉毛。

京城里想要攀附他的女人多如牛毛,然而面前这个女人,却恨不得将关系撇得一清二楚,越快拿钱走人越好,可真是稀奇。

不过对于战北晟来说,这样的人,才是交易的最完美的对象。事实上,今天黎晚凝的表现,也确实没让他失望。

他再没说什么,只是掏出一张事先已经签好的支票,丢到黎晚凝的怀中。

望着自己手中那一张薄薄的纸,黎晚凝心中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此时此刻,她紧绷的神经才完全放松下来,而后背,早就已经从踏进包厢的那一刻开始,就被汗水浸湿。

黎晚凝急匆匆的攥着支票走了,而在她身后,男人却盯着她的背影盯了好一会儿,然后掏出自己的钱夹打开来,在那里面的照片卡位上,赫然有一张女人的照片,和黎晚凝,竟然有七分相似……

回到家中。

刚打开门,黎母尖厉的声音就砸了过来。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有把我们黎家放在心上?你爸现在还在医院里面躺着呢!钱呢?钱呢?弄到了吗?!”

黎母手快,一把就将黎晚凝手中的包包夺了过去,翻出了里面的钱包,发现了那张支票,眼中一闪而过惊喜,随即又挑剔的冲着黎晚凝翻了一个白眼,“才五十万,这怎么够医药费手术费,黎晚凝,你是不是还私藏了一部分?要是被我发现,臭丫头你就死定了!”

直到确认这就是全部之后,她才将包丢回到黎晚凝的身边,摇曳着腰肢,扭回了楼上。

三天前,黎父突然心脏病发作,虽然及时送到了医院进行了救治,但是后续还需要动几场手术,才能控制病情,使其不至于进一步恶化。

黎家只是小康之家,高额的手术费,根本无力承担。而未婚夫邹扬宇最近恰好去外地出差,黎晚凝心中也不想过多的麻烦他。

正在走投无路的时候,一个叫做战北晟的男人突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并且提出了交易的事情,这对于黎晚凝来说,无疑就是天上掉馅饼,她自然是应了下来,也就发现了晚上在酒吧发生的那一幕。

接下来的几天,黎晚凝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医院中度过的。

作为圣安医院最年轻的外科手术组组长,黎晚凝白日里的病人不少,每到下班时间,整个人都疲惫不堪,但是即使这样,她还是每天都第一时间来到父亲的病房,细心的照料着。

这天,黎晚凝刚刚做完一场手术,正在更衣室换下手术服,突然听到外面走进来几个同科系的女医生在说这些什么。

“哎,你听说没有,黎组长,居然去当小三了呢!”

“是啊是啊,平时看她一副正经的样子,没想到居然是这样无耻的女人,为了往上爬,还真是什么脸面都不要了。”

黎晚凝的脸色,不禁沉了下来。

“难怪她的职位晋升得这么快,原来是攀上了战少的大腿,真不明白战少怎么会看上她这样的女人,切,一定是使了什么狐媚法子。还真是够可以的,自己本身有男朋友,还脚踏两只船!”

那女人还想再说什么,身边的人扯了扯她的衣袖,用眼神示意她别说了,秦雅这才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黎晚凝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咳咳……”女人尴尬的轻咳了两声。

“你们刚才说什么?谁当小三抱大腿了?”黎晚凝的语气冰冷得就像是冰块一样,顿时,狭小逼仄的更衣室中的温度就下降了好几度,也几个女人,也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第四章 轮不到你来教训我

面面相视之后,秦雅站出来,满脸不屑,“说的就是你!黎晚凝,要不是人家女票都闹到医院来了,我们还不知道你是这样的小贱人呢!切!”

女票?闹到医院来了?

黎晚凝顿时眉头一皱,难怪突然之间,她就感觉周围的人看着自己的目光充满了复杂和奇怪,原来是有流言出现……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这样诋毁她。

“白小姐现在还在办公室呢,黎晚凝,看你怎么跟人家对质!”

黎晚凝回到办公室,果然看到原本属于自己的位置上正坐着一个性感火辣的身体。

白曼晴翘着兰花指,嫌弃的摆弄着黎晚凝桌上的物件,直到看到办公桌一角放置的黎晚凝和邹扬宇的亲密合照,这才饶有兴致的将它拿了起来。

“放下。”

黎晚凝生平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动自己的东西。

白曼晴看到了黎晚凝,顿时想起那天晚上在酒吧中的不好记忆,如果不是因为黎晚凝,她怎么可能在一堆人面前出那么大的丑那么丢人!

扬了扬手中的相片,“黎晚凝,原来你也只不过是一个劈腿的女人啊。”

黎晚凝不悦,“你是谁?”

白曼晴被噎了一下,这几天她可是根本没有一个晚上睡好觉,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找到黎晚凝的信息,而现在,对方竟然连她是谁都记不得了。这对于一向自视甚高的白曼晴来说,绝对一种彻彻底底的侮辱!

“少在那跟我废话,我这次来,就是警告你以后趁早离战少远一点!像你这样的人,根本就配不上战少!只有我,才有资格成为战太太!”

听到“战少”两个字,黎晚凝这才终于想起来眼前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人。

“有没有资格不是你说了算,要战北晟承认才可以。小姐,我倒是觉得,你有空在这里散布一些乱七八糟的谣言,倒不如想想怎么才能让战北晟多看你一眼吧!”对于白曼晴这样无理取闹的人,黎晚凝没有一点儿的好感。

白曼晴怒了,霍的一下子站起身来,“黎晚凝,你什么意思!还轮不到你这样的人来教训我!”

“那就麻烦你现在立刻从我的办公室出去,这里不欢迎你。”不用看黎晚凝也知道,现在一定有很多人都在外面围观这里的热闹,她还要去父亲的病房,没什么时间跟白曼晴耗,“把照片还给我!”

说完,黎晚凝就想要伸手将合照夺过来。

只听得“刺啦”一声,谁也没想到,照片竟然被撕成了两半。

黎晚凝一怔,白曼晴却是不屑的讥讽,“什么最年轻的手术组组长,还不是靠爬战少的床换来的,谁不知道这家圣安医院背后最大的股东就是战家,为了钱就为了钱嘛,还装这种清高的模样给谁看。我告诉你,就算战少一时之间对你产生兴趣也不过是因为你这张脸和某人有几分相像——”

啪!

清脆响亮的一巴掌,重重的扇在了白曼晴的脸上。

黎晚凝的手还微微带着颤抖,足以见得这一巴掌用的力气到底有多大。

白曼晴难以置信的捂住被捆的半边侧脸,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你、你敢打我?”

“比起你诋毁我的话,一个巴掌算是便宜你了,追不到战北晟,不要来我这里撒泼。”黎晚凝一把抓起白曼晴,拼着气力将她退出了门外,“滚蛋!”

砰地一声,门狠狠的摔伤了。

一片清静。

黎晚凝这才缓缓走到地上那支离破碎的照片跟前,心疼的将被撕碎的合照捡起来,再过不久就是她和邹扬宇结婚的日子了,却莫名其妙的被这么个疯子搅了心情。

而黎晚凝不知道的是,这一幕,完完全全都通过监视器,被屏幕后面的男人尽收眼底。

战北晟弯了弯嘴角,深邃的眼眸中带着几分兴味,而他的手边,还有一份黎晚凝的详细资料。

男人修长的手指点在黎晚凝的照片上,良久,才低低的自语了一句,“有意思。”


第五章 别碰我!

黎晚凝原本以为这辈子和战北晟不会再有任何的交集,然而没想到的是,竟然这么快,战北晟就又找上她来了。

——“明天19:00,老地方。一百万。”

望着屏幕上亮起的那条短信,黎晚凝内心无比的挣扎。

虽然无比的不想承认,但是黎晚凝还是在心中默默的输了好几遍一百万到底是几个零。

爸爸的病就像是一个无底洞,每天光是仪器维持都要消耗上万块,先前的五十万如今所剩已经是寥寥无几……

咬了咬牙,黎晚凝按下了一个字,点了发送,然后烦闷的将手机丢在一边。

——“好。”

战北晟盯着屏幕上的那个方块字,英气的剑眉微微挑起。

果然,钱就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男人幽幽的点燃一支香烟,英俊的面容在淡淡的烟雾中被拉扯的有些模糊,然而那眼眸中的晦暗,却一点点的加深。

第二次来到这个酒吧。

黎晚凝还是不能轻车熟路,尤其是那爆炸般的音响,简直要把她的耳膜震碎。

就在她向着酒吧最深处的私人包厢走去的时候,忽然,黎晚凝不经意的一瞥,看到侧面卡座上的两个身影,脚步骤然停在了原地。

在那个卡座上,一男一女正火热的交缠着,仅仅一眼,都足够让人面红耳赤,但是最重要的是,其中有一张面孔,她无比的熟悉——邹扬宇!

这、这怎么可能呢?

邹扬宇一直都在外地出差,明明告诉她回市里的日子是明天,而现在,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跟别的女人如此亲密?

黎晚凝一直不断的在心中告诉自己一定是自己看错了,但是最终她还是一把推开了那个包厢的大门。

沙发上,男人已经压倒了女人。意识到有人过来,男人转过头,等他看清楚来人究竟是谁之后,脸色顿时骤然一变。

“晚凝?!”

黎晚凝没有说话,只是失神的看着眼前香艳的画面,真的是邹扬宇,她的未婚夫邹扬宇。

而那个女人——

“晚凝姐姐,你好呀。”

黎晚凝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的未婚夫竟然会和自己的妹妹黎梦苏搞在一起,而后者,还一副毫无愧意的模样,明明,明明再过不久,她就要和邹扬宇结婚了啊!

“扬宇,梦苏,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黎梦苏轻笑了一声,连不整的衣衫都懒得收拾了,两只纤细的手臂径直从背后环绕上邹扬宇的腰,戏谑的开口,“姐姐这不都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嘛,干嘛还要多此一举问出来呢。”

邹扬宇的脸上不禁有些尴尬,他仓皇的站起身来,走到黎晚凝的面前,试图拉住黎晚凝的手,“晚凝你听我说,其实我们——”

“闭嘴!你别碰我!”黎晚凝条件反射的一把打开了邹扬宇的手,后退半步,一副受伤的表情。

“邹扬宇,我们都已经在一起三年了,你怎么、怎么能这样对我?!”黎晚凝的眼眶已经有些泛红,愤怒、震惊、难以置信,各种情感交织在一起,几乎要将她的大脑挤爆。

“是啊,都已经在一起三年了,却还是只准自己的未婚夫拉拉小手、亲亲小嘴,黎晚凝,你当你是在演现代校园纯情爱情片呐!连我这个外人都要看不下去了。”黎梦苏扭着腰肢,一晃一晃的走了过来。

她脸上的潮红还没有褪去,残余的情欲味道表明,明显刚刚正要激情酣战。

黎晚凝先是一愣,随即感到无比的心寒。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因为她守身如玉?

真嘲讽。

“好了梦苏,你别说了。”邹扬宇看黎晚凝脸色不对,想要喝止黎梦苏。

然而黎梦苏却翻了一个白眼,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好几个月之前你就跟我说她古板无趣,跟个木头似的。”

原来这两个人已经暗地里勾搭在一起这么久了,她居然一点端倪都没有发现……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