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写给自己/徽州游子诗六首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9-02 11:34:11




梦见一个人


四周一片黝黑

所有的景物似是而非

我们失联好多年了

在一个熟悉的角落里

遇见了我的情敌、她的男人

我向他询问她的联系方式

对方闪烁其词,故意隐瞒真相

我焦虑不安、后悔莫及

凭第九感觉猜中最后六位数

终于拨通了她的手机号码

她说了些什么,听不大清楚

总之,她不再相信爱情

四周一片漆黑

我依然在老地方等

忽然,窗外有了一丝亮光

新的一天又将开始……


2017/10/24


中年——写给自己


从皖南到温州
走着走着,一不小心就闯入中年
穿过岁月的缝隙
追逐着青春的尾巴
将琐碎的日子,咀嚼得有滋有味

我的中年
是东奔西走的养家糊口
寒来暑往,尽为柴米油盐
是一支笔的梦
奔波疲惫的灵魂,在灯下
夜夜寻觅着一块栖息地

我的空间很小
三口之家,幸福温暖
将酸甜苦辣浓缩到岁月的邮箱里
我的空间很大
皖南、温州
两个故乡,人生路上所有的遇见

2017/5/29


乡间的小路


乡间的小路
开满野花,也荆棘丛生
童年,赤脚在上面走来走去
溪水潺潺
一头老牛在田埂上张望
一只山鹰在天空盘旋

小路,梦的起点
欲望在城市里流浪
疲惫被浮躁吞没
在他乡假装谈定,寻寻觅觅
灵魂,落在了故乡

小路,弯弯曲曲
像祖父手中拴牛的绳子
一头拴着村子
一头牵着游子的心

2016/06/08


民工兄弟


清晨,窗外房顶上

一长方形池水没有醒

几只小鸟在上面溜冰

一楼出租屋的兄弟们

每人啃完两个馒头、喝了一杯豆浆

一个个又把自己悬挂在六层楼的墙上

北风从他们脸上划过

粗糙的双手将刷子当做笔

墙壁,当成图纸

描绘出一片春天

有人说他们是蜘蛛侠

有人说他们是美容师

其实,他们是民工兄弟

天黑的时候,一楼出租屋

又飘出一阵酒香

一曲《北国之春》

穿透窗玻璃,隐入冬夜……


2015/12/19


致报社投递员


记得我们相识已经十多年了
你每天佝偻着腰背
骑着自行车
车头前面挂个大筐子
里面装满一沓沓沉甸甸的报纸……
无论清晨傍晚,晴天下雨
你穿梭大街小巷
传递着都市里的温情
每次遇见,你的一个微笑
仿佛又是一个春天来临

夏天,你早上送完报纸

中午到附近快餐点做钟点工

依然骑着那辆自行车

在市场档口与小巷里穿行
可是,这个冬季却不见你的身影

兄弟,你去了哪里?


2016/07/10


下雪了


下雪了
朋友圈里一片欢腾
家中的女人
依然一边干活
一边哼着歌
只是染过色的头发
藏不住一片雪白
女人一个微笑
收藏了整个冬天

2016/01/22



作者简介

傅建国,网名“徽州游子”,1963年5月生,籍贯安徽青阳,现居温州。曾务农、代课、做篾匠。1995年始专业从事皮革销售,2009年至今独自经营宏昌皮业。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迄今为止已发表各类文学作品一百余万字,有多篇中短篇小说散见于《江南》《文学港》《福建文学》《安徽文学》《温州文学》等刊物,并出版小说散文集《人在旅途》、散文集《从皖南到温州》,长篇传记《海城民工传》、中篇小说集《奶奶的村庄》等。2013年荣获“温州市首届民间文艺人才”荣誉称号,曾先后荣获瓯海区第五、第六、第七届文学艺术奖文学类一等奖。

2016/9/7

关于诗歌创作的一点闲话

长期以来,我业余对写作的挚爱,源于内心自我倾诉的渴求,是寻找精神家园的一扇门、一扇窗,一条不可多得的羊肠小道。从皖南到温州,弹指间打拼已二十三载。我的写作,小说除外,大抵都离不开行走的风景、故乡的踪迹、亲情的惦念之类的散文随笔。诗歌创作,一直是虽不能至,心向往之。2015年夏天,我一有空闲就在手机上尝试练习写诗,然后冒昧地在朋友圈与大家分享。一年下来,竟然写了二十多首。如《父亲》《故乡在北》《民工兄弟》《一个人在路上》《打工者的歌谣》《一盘花生米》《乡间的小路》等等。我承认,由于天生缺乏诗人的悟性,我的诗歌写作,充其量只不过是散文写作时多按几次回车键而已。但,散文也好,诗歌也罢,文本只是形式,作为一个写作者,生活的疼痛,未来的向往,故乡的牵挂,亲情的眷恋……都可成为他继续写作的理由,也必将成为他抵达心灵故乡的唯一的路径。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