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天看孩子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1-14 12:51:09


孩子上了高中,很少回家。到了高三,更是稀少,常常一两个月不能回家。学校也明令不准家长总去看。每次周末,限几位家长进校,一个班60多位同学,何时能轮上一次呢!

2018年少有的一场雪,虽不大,但正好下在能看孩子的日子。前一天沸沸扬扬,薄薄的下了一小层。按照今年的惯例,应该一会就停,稍后就化,没什么大碍的。所以晚上准备好了给孩子要拿的东西,早早入睡了。

可是,这次却不一样。早晨起来,窗外又下了一层,而且天格外地冷。不太厚的雪已经冻成了小冰凌,人走上去很滑很滑。

“这怎么开车,太危险了,算了吧,还是别去了。”妻子说。

“不去了,这路没法走,步行还这样,车到上面恐怕刹不住。”我说。

尽管这样说,心里还嘀咕。不知大街上怎样,有车冲一下,也许好一些。到了大公路,车更多,一冲,一轧,也许雪就化了。

妻子见我坐立不安,再次强调。别犯心思了,这天,路根本不能走,赶快打消这想法吧!


“好的,不去了。”我说。尽管这样,心里总在想:机会难得,这一次去不了,下次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女儿在班里是最小的,看到别人家的家长去了,她会怎么想。去了肯定也顶不了啥用,但即使见上一面,孩子心里会好受些。她本来学习压力就那么大,自己帮不上忙,这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再做不到,再不能给她心理上的安慰,那岂不是太不称职了。

心里想着,就去捞摸钥匙。妻子说:“你去干啥?”我说:“我下去看看,到街上看看,如果不能走,我就回来。”

“那我也去。”

“你这两天感冒,咳嗽,你在家吧,我去就行了,再说,公路上如果不能走,我就回来了。”

“我知道别不过你,好,你去看看,若不能走,立刻回来!”

“好的。”

车出了小区,的确很滑,我感觉的确不能走。但还是侥幸想着大街上一定好些。出了小巷,到了大街,还是那么滑。看来的确不能走,天太冷,早起也很少有车,所以路面基本保持原样,根本没有冲压的痕迹。我仍然抱有幻想,再走一截,到县城外的大公路上,也许会好些,那里有大车经过,也许压开了。

慢慢慢慢,小心翼翼地晃悠到环城路,一点好的迹象都没有,也没有啥车经过。


又慢慢滑到县城向北的大公路,彻底绝望了,路面不但没有冲压开,反而因为车过得少,雪冻得更厚,路面更滑。

我以前走过这样的路,根本不能刹车,一刹车,车就会滑行,漂移,要不滑着撞向前面的车,要不横着滑到沟里。太可怕了。几次路边有住户,路面较宽,可以慢慢掉头。我都没有这么做。我想,自己知道路滑,慢慢走呗,只要不刹车,慢慢来,总不会有事。

前面终于看到了一辆车。他比我还小心,20迈慢慢哼唧。我有些着急了,这样到石家庄得到什么时候。到前面拐回去算了。

可不只是什么意志和决心让我总这么想,但总也没有拐回去。直到到了固城,用了近一个小时。我又动摇了。的确赶不到,按时间赶不到,孩子等不到又没有电话,岂不更着急。但安全还是第一,一是妻子在家担心,二是车子到了沟里,恐怕真的就去不了。

所以必须小心。慢慢慢,即使不能按时到,也不能出事。我知道妻子胆小,他不敢给我打电话。怕我一走神,控不住车。我也不敢给她打,怕她让我回去。

最烦人的是不能超车,前面的车无论多慢,就得在后面磨叽。我尝试着几次想超过去,可方向稍稍一打,车就有些失控,打滑,吓得我一身冷汗,再也不敢超了。

过了固城,我渐渐总结出了经验。车速不能太快,快了,一旦前面有紧急情况,无法处置,刹车滑行或侧滑,必定出事,不刹车,肯定要追尾。再有就是拐弯一定要慢,在赵县境内一个十字路口,拐弯太急就差点滑向一辆拖挂车。再有就是不要超车,太危险了,一旦对向来车,进退两难,必出车祸。一边总结,一边实践,小心翼翼,竟然两个多小时到了308省道。

这里车多,加之撒了融雪剂,温度也稍稍有些升了,路面大都冲开,车可以开到6070迈了。


车到学校门口,正好是孩子们出来的时间。我到约好的地点,女儿也刚刚出来,她笑着跑向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如释重负,看着她开心地讲这讲那,我有一种成功感。是啊!孩子是父母的宝贝,为了他们幸福快乐地成长,我们怎样付出都不为过。如果孩子哪怕是一点点的委屈,不快乐,我们都会惴惴不安。只要他们好,我们就开心,就欣慰,别无他求。

我们将孩子带到这个世界,给他生命,给她健康,教他如何做人,教她奉献社会。一路守候,一路陪伴,我们不奢求什么,只求他们平安健康幸福快乐。所有这些,其实都幸福在平时的点点滴滴,一声问候,一句赞美,一次谈心,一行漫步,一道亲手做的菜,一首发自肺腑的歌,还有今天这一路小心翼翼为的一次谋面,都是何等的幸福,何等的珍贵,何等的值得纪念。

珍惜吧!和孩子一起度过的每一时,走过的每一瞬,都是生命中最贵重的记忆,都是记忆里最绚丽的画卷。

拉着孩子的手,说着,走着,我们一起去吃饭。尽管是雪后初晴,阳光依然很灿烂。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