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副命里不缺我的样子,我又怎好意思死皮赖脸缠着你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10-18 07:44:56

鲍比希尔

我很平凡,我很努力,我会更好,你呢?


微博:鲍比希尔的假日

谢谢你那么有趣,还来关注我

文|josie乔


电影《后会无期》中,袁泉有一句台词,是说“喜欢就会放肆,但爱就是克制。”

大龄未婚女青年文佳佳深以为然,为此她特意回看了好几遍这部片子。

 

文佳佳,女,27岁,资深北漂。不是《北京遇上西雅图》里的女主角文佳佳,没有遇到Frank这样体贴入微的男(备)友(胎),有的只是一段长达六年的暗(暧)恋(昧),以及因为交不起房租面临被房东大妈扫地出门的窘境。

文佳佳喜欢的男人姓吴,暂且称他为吴先生,在中关村科技园上班,赚的应该不少,反正比文佳佳多,未婚,单身,天津人,但因为从小在北京长大,说一嘴京片子,文佳佳甚是喜欢。

六年前,这位吴先生来文佳佳的学校招聘,文佳佳见色起意,一眼就看中了这个长相帅气还幽默风趣的年轻男人。

文佳佳最后虽然没能进入吴先生所在的企业成为同事,却因此加入了北漂的队伍。

没有任何家庭背景的文佳佳在北京的求职之路并不顺利,面试了很多公司,最后也只是找了个不上不下的销售岗位,过着不算体面的生活。

那时候的生活虽然窘迫,却也苦中作乐。文佳佳厚着脸皮找到吴先生,说了一大堆招聘大会上的事试图唤醒吴先生对自己的记忆,奈何对方根本不记得她是谁了。但一来二去,架不住文佳佳的死缠烂打,吴先生这也就算认识了这个有点招人烦的小女生。

吴先生比文佳佳大5岁,算起来虚岁也三十有三了,至今却还未婚单身,有好友调侃文佳佳,“他该不会是有什么隐疾吧?还是想过把钻石王老五的瘾?”

文佳佳立马黑脸反驳,“他以前谈过两个女朋友,而且前段时间我还在他家客厅的抱枕上发现了女人的长头发,身体正常着呢。”

好友一下子激动了,“他都跟别的女人睡过了,这你都不介意?”

文佳佳似是自言自语道,“他也老大不小了,又不是幼儿园小朋友,谁还没个生理需求?”

“说得轻巧,那你怎么不找个男人解决生理需求?”

好友的直白让文佳佳有些羞涩语塞,却还是嘴硬,“反正我就是鬼迷心窍喜欢了他这么多年,我能怎么办?”

这是三个月前的文佳佳,那时她还坚信只要跟吴先生耗下去,总有一天他会看到默默陪伴了这么久的自己,哪怕她并不起眼,姿态卑微。然而就在前些天,文佳佳突然决定放手了,结束这段消耗了她太多热情的感情。



说来也是心酸。文佳佳大概怎么也想不到六年的陪伴却比不过一个刚认识一个月的女人。

那是一个比文佳佳年轻的女孩儿,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脸上是让人羡慕嫉妒的胶原蛋白,对比自己用大牌护肤品都难以锁水的肌肤,文佳佳有些自卑。

那天吴先生下班带着这个女孩回来,文佳佳恰好比他们先进门。她有他家房子的钥匙,经常来蹭饭。她睡过他家沙发、地板,甚至在他通宵加班的时候睡过他的床,他从来没介意过,久而久之,文佳佳也就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这份福利。

她一直心怀鬼胎,既然对方不拆穿,也就没有装矜持的必要。

三个人尴尬对视的时候,文佳佳以为吴先生会像以前一样跟女孩解释自己是朋友,却没想到这一次被问起的时候,吴先生脱口而出的是,“她是家政公司的钟点工。”

文佳佳说那一刻她终于体会到了被人在头顶浇一盆水的感觉了,心里拔凉拔凉的,嘴上却很配合地说,“是啊是啊,我就是,我打扫完马上离开。”

说完就开始麻溜地拖地、擦桌子、洗玻璃,忙活一通后灰溜溜地走了。吴先生从始至终都没看过文佳佳一眼,只顾着给新来的女孩泡咖啡、聊天。

从吴先生家里逃出来后,文佳佳像没事人一样去了菜市场买了新鲜蔬菜,又去7-11买了第二天的早餐面包,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看着茶几上吴先生一个礼拜前落下的一包玉溪,眼泪吧嗒吧嗒掉个不停。终于还是扛不住了,她没有自己想得那么坚强。可在大脑转不过来的时候,她想的却是怎么帮吴先生圆谎,不让他露出破绽。

他曾说,他不会轻易喜欢上什么人,不管这话几分真几分假,反正文佳佳是信了。

可这么多年的陪伴却被说成钟点工,文佳佳这次是真的被伤到了。不是歧视钟点工,只是不敢相信她在他面前是这样微不足道的存在,哪怕只是谎言。

 

那之后的好几天,两个人都还保持着联络。吴先生跟文佳佳道歉了,解释说那个女生心思敏感,他不想她怀疑自己。

文佳佳笑哈哈地说没事,然后又用玩笑的口吻问吴先生,“那你会跟她结婚吗?”

吴先生回了模棱两可的三个字,“不知道。”

文佳佳说就是那一刻,她死心了。她想到了自己,其实明明知道他们之间只是暧昧的关系,却也还是心存侥幸。那个男人总是给她希望,又让希望破灭,如此循环,她再耗下去就真的万劫不复了。她强迫自己认清了那个男人,只是一个不肯安定的浪子罢了,而她,不过是一个可以供他打发空窗期的小角色。

即使是暗恋,但这些年那么多不经意的细节,她不信他会迟钝到没有一点知觉。不敢捅破暧昧的窗纸,无非是不想被束缚和负责而已。

 

文佳佳辞了那份让她饿不死也发不了财的工作,把提前给吴先生生日定制的一块瑞士表退了货,用这些钱付清了房租,还剩下一些,买了一张回南方的机票。

她和吴先生礼貌地道了别,在电话里。她还是没有胆量直接见面,她一直克制着自己随时可能爆发的感情。她怕见到他,那些好不容易下定的决心和藏好的情绪会原形毕露。

或许吴先生也猜到了文佳佳离开的原因,只是说了些不痛不痒的祝福前程的话,末了,吴先生问,“以后还会来北京吗?”

文佳佳笑了笑,“不来了,体验过了北方生活,发现还是更喜欢待在南方。”

告别,大概是他们最后的默契。彼此都心知肚明,却不再追究了。

从始至终,文佳佳都没有问过吴先生到底有没有喜欢过自己,不是不重要,而是不想再给双方添堵了。她很明白,这段拖拖拉拉的感情,其实只要有一方稍微决绝一点就不会耗费这么多年。

如果暗恋也能评奖,文佳佳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最佳暗恋者了:喜欢你的时候没说过你的一点不好,离开的时候也没有一丝怨怼。付出这么多年的青春,我也不想去追究了,就当是我自讨苦吃。但以后的人生,我想为自己而活了。

 

文佳佳的故事就先写到这里了,但我知道,还有无数个文佳佳正在经历或已经经历过了类似的暗恋。

如果爱情很多时候都是蛮不讲理的坏东西,不分先来后来,不分年龄种族,那暗恋就是连说再见都没资格的一粒微尘,连东西都算不得。到来或者离开,其实最终都是你自己的事。

你不可能求什么得什么,世界之大,总有太多爱而不得。谁的青春没点透明的悲伤?换言之,大多数人都有过做备胎的体验吧。这不要紧,但备胎做够了就收拾收拾离开吧。

你为别人赌上所有的样子,真的有点可怜。

(图:《我叫金三顺》)

文章来源:josie乔(josiestory),本文经授权发表,授权请联系原作者


关注微信公号书单推荐  , 每天都有精彩好书推荐

▼ 点击"阅读原文" ,测测你是哪一位唐代大诗人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