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女佣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11-21 16:43:49


   夜,暴雨。

    10辆保镖车护阵,气势磅礴,在马路上强势前行!

    银『色』房车打头,车内灯影『迷』幻,俊美男人仰靠在天鹅绒座椅上。

    暗影中,看不太清他的神情,但那棱角分明的轮廓,冰冷里绝顶肃杀的尊贵,哪怕下颌绷起的线条,都俊美得令人心惊!

    手掌猛然握住女人的下巴——

    她跪坐在他双腿间,脸被迫高扬,『露』出惊恐不安的神情!

    “想咬断我?”他擭住她脆弱的下颌,暗绿的眼眸闪过一抹阴鸷。

    女人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对不起帝少…车子忽然颠簸…我不小心……”

    “坐上来。”

    女人呆怔,显然还在刚刚的惊慌没有回过神——

    他将她提起的同时,一把撕碎了她蔽体的裙裳:

    “把腿打开。”

    阴冷而强势的命令。

    她颤抖着分开腿,看了看他的昂扬,想要慢慢坐下去,他忽然摁住她的肩,强行压下!

    一如既往的狂推猛进!

    他将脸埋进她的发丝里,嗅着她的香气:“下次再不小心,可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啊…啊…不…行了…唔……”

    承受不了这巨大,女人忍不住急促呻『吟』,身体也剧烈地战栗起来。

    她的反应似给了他极大的成就感,他狠狠吮吸,并且运动的速度越来越快。

    “轰隆隆——”

    雷雨声中,房车内血脉喷张,传来脸红心跳的呻『吟』和粗喘声。

    重重地握住她的柔软,肆意**,他的气息,眼神,哪怕是呼吸……都带着难以言喻的『色』/情和『淫』靡味道。

    “嗖——嗖——嗖——!!!”

    10辆保镖车在海边别墅前停下。

    无数黑衣保镖冒雨下车接应,站姿笔挺,训练有素,护列成两排。

    房车内走下来一个浑身散发着王者气息的男人,英俊尊贵,表情是地狱般的残酷!

    银『色』袖口闪着锋芒。

    所有保镖向他致敬,并用畏惧敬仰的目光望着他——

    南宫少帝,亚洲最权威南宫集团的掌舵者,年仅28岁,却驰骋黑白两道,跺跺脚都能让多少财阀和军官闻风丧胆。

    女人还挂在他身上,脸颊羞红,埋首在他的胸膛间。

    他们彼此相连,他每一次走动,剧烈的刺激都让她大口喘息,才不至于晕厥过去。同时身体不停颤栗着,双手双脚皆是无力,盘不住他的腰,就要掉下去……

    “帝少,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不小心了……求求你放我下去……”

    南宫少帝无情地勾起唇角:“知道错了,应该想着待会怎么更好地取悦我才是。”

    英国管家亦步亦趋地打伞。

    所有保镖对眼前这幕视若无睹,仿佛是再正常不过的景象!

    ……

    别墅内烛光摇曳,巴洛克家具布置奢华。

    迤逦的纱帘随着大床的摇曳摆动。

    夏千晨在浴室里缓缓醒转过来,首先听到窗外的雨声,疾风骤雨的,敲打着她的耳膜隐隐作疼。

    她的身体贴在冰凉的瓷地上,听到模糊的呻。『吟』声传来,下意识爬起朝那个方向走去。

    浴室门没有关,只稍稍打开些,一眼便看到在床上赤/『裸』纠缠的男女。

    夏千晨脑子发懵,被眼前的这一幕震到!

    她忙退后两步隐蔽自己,头还在隐隐炸痛,她伸手抵住额头——

    她是这个别墅的钟点工,每天会定时来清洁别墅。

    主人私生活严谨,不喜欢有外人干涉(诸如佣人管家之类),也不喜欢见到陌生人——她每天的工作除了将这复式别墅打扫干净,还要赶在主人回家前离开。

    [“你要记清楚了,我们帝少喜怒无常,若让他看到你心情不愉快,随时都会丢掉工作!这么高薪的钟点工,若你无法胜任我相信有很多人梦寐以求!”]

    夏千晨闭上眼,工作了半个月都相安无事的,今天居然在清洗浴缸时,忽然眼前一黑,晕倒了!

    呻『吟』声变大。

    夏千晨皱起眉,明显感觉他们在往浴室走近——

    她左右望了下,情急中,走到窗口前拉下了帘子。

    “帝少…帝少……啊…啊…啊……帝少,我保证不会再犯错……饶了我好吗…啊…啊……”

    一声接一声急促的呻『吟』,夹着啜泣,听似痛苦又极其愉悦。

    夏千晨僵硬的,像木块一样紧贴着墙壁,背脊都汗透了。

    身后就是窗户,窗外夜『色』『迷』离,滂沱大雨,她努力让自己的思绪游离,不去听那『淫』靡的声音。

    过了好久好久,她的双腿都站得麻木了。

    他们还没有消停的迹象?

    她的眼神清冷……躲在这里偷听别人**,真不是她的作风。可是——她捏紧了掌心,她需要这份工作。

    忽然一道雷电炸开,仿佛就在耳边响起……

    夏千晨防卫意识地一动,右脚挪动了一下。

    她明显听到男人撩人的喘息停止了——

    “帝少…嗯…怎么了……”

    要被发现了吗?

    夏千晨心口发沉,几乎可以想象得到,她被从这里揪出去扫地出门的情景。

    可是,女人的声音越发热烈地响起,显然南宫少帝又展开了新一波的攻势。

    夏千晨微微松了口气。

    已经至少1个小时了吧,这男人不知道吃了什么兴奋『药』剂?持续力惊人……

    就在她『乱』七八糟想着的时候,男人冰冷出声:“出来。”

    夏千晨一惊!

    “不想让你的脑门变成血洞的话。”

    夏千晨沉默了一下,拉开窗帘,见男人背对她立着,下身毫无一物。

    精装而结实的身材,绝佳比例堪比杂志模特。

    而那个女人已经被他的强势掠夺晕倒在浴缸中……

    夏千晨下意识又放下窗帘:“先生,我是这个别墅的钟点工。”

    “所以?”

    “我不是坏人,下午干活时身体不舒服,晕倒了……我是刚刚才醒来的。”

    “……”

    “我更不是有意要偷听你的**,不想打扰你们才躲起来……您知道,这么高薪的工作不是在哪儿都能找,我不会故意犯错。”

    南宫少帝冷然地勾起唇角。

    若不是看到窗帘下『露』出的女『性』鞋,又扫到洗手台上的擦布和水桶,他方才就直接拿枪,把窗帘后的人打穿了窟窿!

    如此情况下,窗帘后的人能淡然回答他,倒是让他有了一丝兴趣。

    “不故意的犯错你认为应当姑息?”他的声音冰寒,闻风丧胆。

    夏千晨依然保持者淡定回道:“当然不能……先生是个奖罚分明的人,我愿意自罚今天一整天的工资。”

    “你凭什么以为我是个奖罚分明的人?”他拿起一块浴巾,裹住**问。

    “从先生生活的细枝末节中。”

    “例如?”

    “牙膏、牙刷、漱口杯等别墅里的一切东西,都要摆在它应当的位置,一点点移动都不可以。这说明先生作风严谨,不会无原由发难;衬衣同『色』系和同类型分门列放,而且先生只穿深『色』衣裳,这说明先生很有原则;还有……”

    “这都不足以成为我原谅你的理由!”

    “……”

    “你身为下人,敢揣摩主人的心思?”

    “不敢,”夏千晨咬了咬下唇,“先生要求严格,癖好特别,短时间内找不到适合你的钟点工。我不敢说我是做得最好的,但在我接手别墅以来,除了今晚没有犯过任何错……先生,我只犯一次错误惹你不高兴,我不但会得到惩罚,以后会更好工作去弥补。倘若你辞退我,换了不了解你癖好的人,我想在你们适应彼此以前,她们会做更多错事惹你不高兴。”

    没有回音。

    “为了先生今后心情愉快……我也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

    南宫少帝挑着唇,看了窗帘一眼。

    不知道是他今晚心情愉快,还是这个声音不让他那么讨厌,他没有继续追究:

    “把这里的一切收拾好,包括浴池里那个女人。”

    留下这句话,南宫少帝离开了浴室。

    夏千晨微微松了口气,走出窗帘。

    卧室里灯光暖『色』,在一个大型的酒柜前,俊美男子往高脚杯里倒着红酒。

    夏千晨悄然关上浴室门,手脚麻利,很快就将浴室收拾干净回原状。

    只是躺在浴池里那个昏『迷』赤。『裸』的女人……她不知道该怎么“收拾”?

    南宫少帝听到内线响起,接起电话。

    夏千晨迟疑问:“先生,打扰了,浴室里的小姐是帮她洗漱好送回您的床上呢,还是有别的要求?”

    “杀了埋到后院。”

    “……”

    “你希望是哪种选择?”

    “我知道了,我会把她洗干净,送回您的床上。”

    南宫少帝玩味地勾起唇,这是第一次对方没有被他的语气吓到,反而淡定自若。

    斜靠在深红『色』的沙发中,宽大浴袍松松垮着,『露』出紧致结实的胸膛。

    酒杯里,红酒香醋,那晃动的『色』泽像他的唇一样诱人……

    浴室门打开,夏千晨吃力地扛着女人到床边,把人放平躺后,又盖上了被子。

    她回过脸来看向南宫少帝,行了个佣人礼:“先生,我已经收拾好了。”

    灯光下,夏千晨穿着老旧的t恤和牛仔裤,头戴鸭舌帽,脸上还有个硕大口罩。

    她站的距离有些远,神态举止,都超脱了正常人的淡定。

    南宫少帝俊美如昔的面容上多了一丝探究——

    从来没有女人在见到他的模样时,还能如此处惊不变。

    “为什么戴着口罩?”

    “我最近皮肤过敏,为了防止将病毒带给你。”

    “是么。”

    “是的,先生,今天的打扰很抱歉,请问我是否可以走了?”

    南宫少帝皱起眉,红酒的光倒影在他眼底,千层地漾着,仿佛醉了一池春水。

    每个女人见到他,都是想方设法地能够留下来,取悦他……

    然而,这个女人为什么不同?

    “先生,晚安。”

    没有得到主人的回应,夏千晨又行了个标准的佣人礼,就往楼口走去。

    冷冷清清的嗓音从身后传来:“站住。”

戳原文,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发表